这种会呼吸的布料,不该埋在博物馆里 | TOPYS专访夏木创始人易洪波

设计/cream@TOPYS

苎麻制成的面料又称夏布,听起来真的美极了。

似乎从名字就能感受到这个面料干爽透气,清凉不沾身,呼吸吐纳之间的,是夏天通透的滋味。

现在的我们可能不知道,夏布衣服是中国最古老的时装,有“国纺源头,万年衣祖”之誉。《诗经·小雅》中就有记载“东门之池,可以沤纻”。及至唐代,宫廷画家张萱还曾以工笔记录贵族妇女捣练缝衣的工作场面。

唐代宫廷画家张萱《捣练图》,宋徽宗摹本,现藏于美国波士顿美术馆。

宋代王千秋《浣溪沙·白纻衫子》词中记载美人白纻舞:

“叠雪裁霜越纻匀,美人亲剪称腰身。暑天宁数越罗春。两臂轻笼燕玉腻,一胸斜露塞酥温。不教香汗湿歌尘。”

舞姬们身着如云轻衣翩跹起舞,是何等的美不胜收。

但对于易洪波而言,夏布不止是诗词经卷中的惊鸿一瞥、考古发掘时的半丝半缕,也不应该只是专家学者的考据物证,被放进博物馆或束之高阁。他希望让这种曾经为普通人使用的面料再次走入寻常百姓家,带来一场面料届的“文艺复兴”

他是一个谦卑的探索者。在我们交流的过程中,“我有时很迷茫”这句话常常出现。但一谈及专业领域的话题,隔着电波都能感受到易老师的神采飞扬。他旁征博引,如数家珍,感觉自己说远了还会有点不好意思,连声说抱歉。

在他身上,能看到一种最朴素执着的感情——热爱。

易洪波

 

冥冥之中,我好像必须做这个事情

谈起从事夏布行业的原因,易洪波最初的想法很单纯。

易洪波毕业于北京服装设计学院,毕业之后的第一份工作也和服装设计与纺织有关。他了解到,苎麻面料原本是东亚文明共有的。而如今日本人在用,韩国人在用,甚至东南亚人也在用,唯独它的起源中国把它丢了,他觉得可惜。

更巧的是,他本人是湖南浏阳人,浏阳夏布曾享誉全国,是当地最具知名度的特产,童年的耳濡目染,让他对这种面料格外有亲切感。他喜欢这种天然的材质。不仅是因为它吸水性好,干得快,清爽透气,更重要的是它似乎昭示着人与自然的共生关系,还有一种源自传统与历史的亲近感,一种反消费主义的生活方式。他开始更多地了解这种布料、这门手艺,越深入就感受到它的魅力。

那是一种强大的力量,冥冥之中,他感到自己好像必须得做这个事情:“我觉得我有责任或者义务去复兴它。”于是,他创办了自己的面料品牌,夏木(SUMMERWOOD)

 image?SUMMERWOOD夏木

易洪波曾在《新视线》担任专题总监,尽管如今的他并不认可自己是一个“媒体人”——“我虽然在媒体待过,但是我仍然认为自己是做纺织、做布的,我希望自己是一个创作者。”——但是他会更加善于运用媒体的影响力,也更有现代的用户思维和视野。

他运用手中的媒体资源对夏木进行宣传推广,举办展览来吸引更多的文化爱好者。并不是噱头而已,他真的有在思索出路。“从本质上来讲,不是一场宣传就完事,我还是想要做品牌的,我很认真地想要在这个行业里面钻研下去。”

夏木的展览——夏之息  image?SUMMERWOOD夏木

从某种角度来讲,夏布对易老师而言是一个“直击灵魂”的事业。

“我觉得,浏阳夏布这一块,还必须有我这么一个人。这是命中注定的双向选择,我可能也对它施加了一些影响,它也影响着我的人生。”这种影响不仅仅是职业道路上的,还在于性格。

中国小农经济的男耕女织,其中“织”指的就是苎麻织品,在华夏民族漫长的岁月里,它几乎不具有商品属性。在制作时,传统的方式是用手把苎麻一根根撕开,再一根根接续,原始而笨拙。但比起机器千篇一律的生产方式,手作似乎可以把每个匠人的不同性格融入其中,每个人手头做出的东西各有千秋,再加上自然赋予苎麻天然的色泽与质感,让他感到“每一个苎麻制品都有自己的性格”。

 image?SUMMERWOOD夏木

苎麻这种材质本身也很有个性,它硬而易断,却又宁折不弯,反映出内在的脆弱和不屈的秉性,“所以我就觉得它特别像人,很符合东方社会传统士大夫的人生哲学,一种典型东方式的审美与价值观。”这种脆弱与坚韧的一体两面让易洪波着迷。

“这种态度也在影响着我。我有点固执,不会为了某些更加现实的东西而妥协,从生意人的角度来讲,不太有利。”

在电波的这一端,我眼前浮现了夏布朴素而坚韧的质地。

 image?SUMMERWOOD夏木

 

当传统只能摆在博物馆里,就没意思了

我们难免会提出一个疑问,这样的物品在当代社会是否还有生存的土壤?

夏布其实并没有完全在市面上消失,它活在茶艺等传统的”文化圈子“里,也活在政府非物质文化遗产与相关文创的项目中。目前国内用夏布制作的产品也有着各种尝试,但基本离不开这两个方向。

但易洪波并不满足于此,他创办夏木并不是想做非遗,他不希望夏布是陈列在博物馆里面的、已经死去的东西。他试图让这种古老的面料呈现的一些现代性,尽管现在才刚刚开始。

 image?SUMMERWOOD夏木

最初,夏木是作为一个布料供应商的身份出现的,它与其他服装品牌合作,与设计师出联名设计款。例如夏木+江南布衣、夏木+刘颜渊(Mobius工作室)、夏木+苏仁莉……

但易洪波不满足于做一个“二道贩子”,而是想尝试做真正属于自己品牌的产品。

从2016年,易洪波就摸索着用夏布做一些日常生活用品,但磕磕绊绊。大量产品停留在打样的阶段,没有形成一定的量产或者规模,但这些设计里有真正属于夏木的理念。

比如百衲系列。利用剩余的布头布尾制作衣物的习惯受限于物质的贫瘠,但也充满人情味,夏木通过对拼缝布料文化重新演绎,再现普通人生活的岁时风俗。

 image?SUMMERWOOD夏木
 image?SUMMERWOOD夏木

再比如文字系列。他喜欢汉字表达的含蓄,一个字就意味深长。于是设计了“啊嗯哦”系列,还有“在”系列,东方与东方的叠加,是具有“夏木特色”的设计方式。

 image?SUMMERWOOD夏木
 image?SUMMERWOOD夏木
 image?SUMMERWOOD夏木

这个过程中他也有困惑。他希望产品很好地呈现植物本身朴素、本质的美,这种审美偏向日本式的“粗”,在不完美中发现美的侘寂美学。传统的中国人不太买账,老一辈更欣赏富丽堂皇的牡丹花式审美。他也发觉,夏布制品在当代年轻人中,比在中老年人的世界中有更广阔空间,这也让他对未来多了一份希望。

如何让夏布在现代社会焕发生机,易洪波认为最关键的问题在于生态链。比如在日韩,他们的传统服装,尤其是葬礼上“披麻戴孝”,是天然的市场需求。试图在中国当下的语境中创立一个为大众所接受的夏布生态,这是最困难的事情。“在将倾的大厦上盖一座房子远比在平地上建造要困难的多,你还要维持原有建筑的风貌,它的文脉,它的审美,包括它的品质,况且我还势单力薄。”

 

作为探索者,前路充满挑战与困惑

势单力薄的易洪波明白,想要做成一件事情是一回事,但要把它做好,又是另一回事。在采访中,他毫不掩饰他作为一个“探索者”的迷茫和困顿。

对易洪波来说,最困难的就是传统手艺生产链条已经残缺不全。总体而言,中国生产出的夏布都是“半成品”,染色和柔软化是迄今为止绕不去的坎儿。

 image?SUMMERWOOD夏木

他尝试传统的植物染,但大批量生产还是问题良多。

柔软化就更加困难。苎麻本身就比较刚硬,即使是最细头发丝那么细的纱线做出来,也无法让它变得柔软亲肤。现代工艺是不可靠的,化学的柔化剂对纤维会有灼伤,让它板结化、变脆。

使用中药煮练或者是捶打,从而让布匹柔软的传统工艺也面临困境。一方面这种工艺几乎已经找不到传承者,另一方面是成本太高,无论是经济成本还是时间成本。

 image?SUMMERWOOD夏木

这又引出两个问题。

首先,价格昂贵是绕不过去的坎。常言道物以稀为贵,全手工制造加上技术和面料的稀缺,让成本居高不下。

夏布因此成为一个很矛盾的事物,它的价格高昂,但体现出的审美却朴素日常。这让很多消费者感到纠结和错位。在传播过程中,也难免给大众留下的“有点拧巴”的印象,仿佛想要过一种质朴的反消费主义生活,但却要花很多钱才能达到这个目的。

 image?SUMMERWOOD夏木

另一个是与快节奏现代社会的适配度。夏木想成为一个更加日常的品牌,但传统的、慢悠悠的手作如何才能符合现代人的审美和生活需要?

易洪波的答案是“在现阶段,我选择不迎合”。

夏布这种材质“慢”,无论是苎麻的生长,还是做线的工序,再到织染的工艺,都相对前现代。和讲究效率的现代社会生活并不融洽,所以在今天,它事实上已经被淘汰了。它是一个过去式,它是曾经辉煌但如今只残存一点点遗迹,“更多是一种文化或者情怀。”

这不是自暴自弃,而是在今天的社会分众化的趋势下,依靠这个来找到自己的位置——一种植物性的生活方式,一种小众群体推崇的”慢生活“。

 image?SUMMERWOOD夏木

在现阶段,这是一种双向选择。易洪波想要去寻找的认可夏木生活方式、认可夏木理念的群体,而非直接让这种很有性格的面料去适应大众。

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不去迎合这个世界,而是我去选择真正认可我的那一部分人。”倒也是很年轻的想法。

 

拥抱现实,才能有未来

但这只是现阶段的权宜之计。对于未来,易洪波还得想更多,他始终都不想放弃让夏布制品大众化的愿景。

在易洪波的设想中,要让苎麻面料的产品成为相对比较平价的大众消费品,手工、情怀或匠人精神是不够的,这些的确是精神引导,但找到合适的机器制造方法才是实际的出路。“其实我一点都不排斥工业制成品。”

他提到工艺美术运动的先驱威廉·莫里斯,“他一直反对机器生产,坚持精益求精,但是所做的事情恰恰为后世的大机器生产确立了一定的模式。”易洪波将来接下来想做的事情类似于此:把手工的、传统的、民间的智慧,置于大机器纺织生产之中。

他希望做出一种新形态“夏布”,立足于传统再超越它,从而让传统事物焕发新的生命力。

为达到这个目的,易洪波总结了以下几个要点:

第一是要对事物有足够清醒的认知,相当的知识储备,知道它好与不好、未来方向应该在哪里。

第二要有作为商人的特点,特别强悍的意志力、闯劲和决心。

第三还得有设计师的才华,能够推陈出新,将真正有趣的、美的事物呈现给消费者。

第四要处理好社会各个圈层之间的关系,为你热爱的事业铺出一条路出来。

他的自我定位也大体如此:一个满怀赤忱的爱好者、一个设计师、一个商人、一个组织者。尽可能地在这条道路上走下去,让夏布更好地融入现代商业社会,但依然是保有一份执着朴素的初心。

 image?SUMMERWOOD夏木

 

 

夏木SUMMERWOOD手工苎麻系列产品

未知商店,现正发售

¥68-1398 |  多款生活道具设计

默认包邮

↓↓↓即刻扫码购买↓↓↓

后记

在整场谈话中,易老师时不时就会提起一个词“脆弱”。

再加上他为夏木定下的品牌slogan就是“For Fragile(致脆弱)”,忍不住想知道,在易老师眼中,“脆弱”这个词意味着什么?

“脆弱是人最真实的感情。在社会上,我们每一个人都戴着面具,展露出我们强大的、有意志力的一面。但人与其他人相处、与这个世界相处时,终究会流露出最真实的脆弱,对我来说这种脆弱感是美的、动人的。含蓄的东方人需要一个迂回的含蓄的一种表达方式,我希望我的产品是人与人之间的一个媒介,能够传情达意,超越日常使用之物。”

“我希望我的品牌,我的故事,我的产品,能够真正触动到人内心的’脆弱‘。是功能之上的感情流露,陌生灵魂的中介物,我是这样定义自己产品。”

将来的某一天,如果我看到你正使用着夏木的产品,就能意识到你希望自己是一个内心柔软又坚韧的人——这就是目前他对品牌所给予的最高期许。

拭微

08月28日 14:18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2020全年正版输尽光资料|2021年全年资料_今日特马网站_今晚开什么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