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文字画一个匡扶摇 | 创意在发生

设计/cream@TOPYS

要我说,匡扶是个神人。

他身上似乎有很多个名牌:广告人,创意从业者,但最为人熟知的那一个,还是漫画师。他经营着一个名为「匡扶摇」的漫画公众号,这个几乎每发一篇都能引起读者沸腾的自媒体大号却有一个匪夷所思的开局。

故事发生在2017,因北京房屋限购令导致匡扶突然有了一笔闲钱。于是他从公司辞职,并捎上同公司的好友刘畅:“我们一起去做点事情吧,但是可能不赚钱。”

刘畅的回答文不对题:“我有老公。” 

而匡扶则自动把这句话解读为:“可以。”

?匡扶摇

之后刘畅为他申请了一个公众号“匡扶摇”(他觉得原本的名字太时政气),打算用漫画+文字的方法讲述在心中盘亘的故事,而做这个漫画公众号的第一步,竟然是“学画画”。

按他自己的话来说,除却九年义务教育之外,此前并没有绘画的经历,他只是想写一点市民的心事,想到什么就随便画出来,”反正画得再差劲我也不会因此自杀的。”他看似对画技毫无奢求——却有着浑然天成的灵气。

是不是很有灵气 ?匡扶摇

比起画功,他更关注的一点是:作为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作为个体怎么样去找到自己的表达?我要表达些什么?怎么做呢?力量在哪? 

从我们的视角看起来,「匡扶摇」找到“想要表达的东西”似乎并没有花太长的时间,2017年七夕,「回答不了2017」系列引爆朋友圈。

匡扶身上展现出惊人的才气。他能敏锐洞察当代人压心底的一丝柔软,同时能够极为精准表达克制细腻的感情。他的画面中那些最戳人的,往往是夜风吹动窗帘用不同的姿态飘起,映衬着深夜千回百转的心思;是男孩顺手转过女孩脱在浴室门口的拖鞋,以便她一出来就可以稳稳地把脚放进去。

这份意味深长的细腻,常常如同一把98K对准心脏狙击。导致有无数读者认为他是女孩子,在发现他有女朋友的时候还大吃一惊:“原来是位铁T?”

「匡扶摇」的另一大特点是慢。在人们被五光十色的信息洪流裹挟,不断追逐毫秒级快感的现代社会,他活像是一个不在五行中的奇迹。

和那些勤勤恳恳坚持月更日更的创作者相比,「匡扶摇」看起来实在不是一个“爆款”账号该有的样子,这个“时尚大方”的漫画公众号两次更新的间隔好几个月,担忧的读者在后台问他是不是被封号,也有人忧郁地留言:“更新吧,我快老了”。

「回答不了」系列在爆红之后,他并没有趁热打铁,而是依旧随性地跑去尝试各种各样他想要尝试的题材和画风,没人看他似乎也不在意,让刘畅自暴自弃地在推文中写:“见证一个公众号走向灭亡”。

就是这一篇“没人看”的《东部八强》

 但这个世界上就是有那样一种人,他们惊才绝艳,对这个世界有着敏锐的认知和独到的见解,作品不多,却每每出手不凡,并且吸引到的受众长久且专情——这种存在近乎奇迹,而匡扶摇就是其中之一。

他偏偏就火了,而且扶摇直上九万里。

在读者心中,作品背后的隐隐绰绰的匡扶如一幅写意,只得其神而不见其形。

不过,他最近出了新书,名曰《纳闷集》。
 

我们也得以借此机会,采访到匡扶和被他“诳”来的“经纪人”刘畅,试图用这些问题,勾勒出他更清晰具象的样貌来。 

Q.以你的经验,一个会讲故事的创作者需要具备哪些特性?有什么练习方法可以帮助提升吗?

A.以我有限的经验来讲,其实我还讲不好,非要说的话,充分理解并掌握故事规律,有一定现实主义素养以及发现细节的能力这些素质也许得需要的。

练习方法多读和多写总是管用的。

 

Q.细腻而敏锐的观察力是天生的吗? 平时会怎么囤积素材?

Q.你的条漫的分镜头脚本感非常强,当时为什么选择这种方式进行创作呢?在你看来这种创作的优势和不足分别是什么? 

A.选择这种方式我想是兴趣使然。

优势大概是创作成本比较便宜,不足则是看起来“的确蛮便宜的”,还有一种“草稿感”。

 

Q.学广告和广告从业的经历,对你现在的创作最大的帮助是什么?

A.大概能让人心态比较放松,即便在公司上班时也被鼓励多看闲书,不会产生“不务正业”的愧疚感。 

 

Q.“媒介即信息”,分镜头脚本长条漫这种媒介有什么特点,释放着怎样的信息? 

A.虽然做出来一些“条漫”,但很惭愧,我并不算当下各类条漫的阅读受众,我想也许我只是凑巧采取了这种形式,而在创作过程中,大部分时间内我所面对的故事素材还没有呈现出“一条条”的具体形状,只是在最后被拼成了一个长条,所以我对“条漫”这种形式,不管在传达上还是阅读上都没有太多经验可谈哦。 

 

Q.有读者评论“匡扶摇的画不是最重要的,他的文字才是最有魅力的。”有没有过索性“弃画从文”的念头?或者,会想尝试用其他方式做创作吗?

A.好像既没有“弃画从文”的念头,也没有“将漫画进行到底”的坚定信念。

情况允许,能力如果能驾驭,当然愿意尝试其他的方式。

  

Q.怎么看待现在刮了一轮又一轮且让人审美越来越疲劳的条漫热?

Q.怎么看待迎合用户和引导用户之间的关系?例如刚开始会不会担心自己画的条漫过长不适合手机阅读环境以及大家的阅读习惯? 

A.会担心,但后来发现担心好像也没有用,所以就不去继续担心了。

创作过程中,好像主观上并没有“引导”或“迎合”的意图,所以不会太困扰到我。

Q.聊聊和你第一次一起吃螃蟹的客户,当时的合作过程是怎样的?

A.具体有些记不清楚了,好像是天猫,当时合作似乎很顺利,其实和我也没有太多沟通,写完发过去后也没有多少修改意见。

 

Q.有没有去了解过,现在的客户找你时大多是带着怎样的期待? 有“拍续集”的客户吗?

 A.因为具体和商业客户的沟通是同事在做,所以我得到的信息都很有限,这对创作本身是有利的,而因为过往的从业经验,我直觉上能做一些判断。

有合作完提出想要再做一篇的,但短期内担心内容重复,只好婉拒了。

 

Q.你的作品中产品和品牌的露出一般都较少,你觉得它最核心的是在帮品牌传达什么? 

A.事实上是因为整体篇幅内容过多,才会相比显得品牌的露出的篇幅较少,如果篇幅短一点,或许就不会出现这类问题。

每一篇传达的具体核心我想都不一样,一定要说的话,也许是尽力在讲一个与这个品牌价值相呼应的一个并非泛泛之谈的值得使人相信的故事。

 

Q.有时会看到一些“似乎不是很大牌的客户”,例如新书中的《自己的故事》,是什么打动了你去合作呢?

A.因为品牌背后的故事本身,的确打动人,作为故事对我个人有启发性吧。

Q.很多人曾经猜错你的性别。你认同创意思维最好的人是雌雄同体的吗?

A.也许吧。

 

Q.平时是一个严格自律的人还是一个比较松散的人呢?对你来说,自律和松散这两种生活方式,哪一种会对激发创造力有帮助?

Q.怎么看待“恶趣味”,比如鼻毛…… 

A.Emmmmm…我觉得在可接受的范围内吧,希望不要冒犯到读者。

 

Q.安利时间,推荐一些你最近喜欢的书、电影、音乐、物品,等等等等……

A.推荐汤城小厨的“木耳叉烧蛋+掌中宝四季豆商务套餐”,因为没什么味道,感觉还蛮吃不腻的!

 

Q.一句话安利新书《纳闷集》。 

A.害。 

嘘……让我们听听

“经纪人”怎么说……

 

Q.您和匡扶是怎么认识的,当时对他第一印象是什么?

A.大一被老师要求去听大三年级做实习汇报的时候,匡扶是做报告的学长之一。

不过因为在这之前老师就经常提到他,然后大家都积极的在人人网添加“这位学长”,所以第一印象好像是“他看起来没有人人网头像那么做作”吧。

 

Q.团队现在一共有多少人,各自的职责是什么?

A.正式工就匡扶和我两个人。

在项目急或者绘制量大的时候会有几位“机动”的小助手协助:助手Y在三年前合作时正读大三,今年却才升大四;助手M是因为前男友才学会画画,后来她去留学就把这位前男友顶替过来;助手F在春节收到我们的红包后确诊了新冠,现在很健康啦……助手们的职责还包括聊天时提供新鲜有趣的表情包。

 

Q.听说让您负责外联是因为性格内向?

A.所以我有时候会假装是助手,搭配着从助手们那里收藏的表情包,应该就显得外向多了?

 

Q.匡扶在您眼里是不是典型的艺术家个性?好“管理”吗?

A.唔,因为没有接触过真正的艺术家,并不了解艺术家的个性。他应该算自我管理比较好的吧。

 

有较强自我管理意识的匡扶  ?匡扶摇

 

Q.匡扶对商务合作的印象都是“挺顺利的”,是事实如此还是有人在负重前行?

 A.确实算是顺利的哦。

 

Q.现在找来的客户,一般抱着怎样的期待?例如想要一个有洞察的温馨故事,或是一个爆款,等等?

A.找来的客户对匡扶摇的风格都比较了解,客户需要给到一个主题范围,我们尽量让故事的氛围符合主题和品牌的调性。

 

Q.收到客户的改稿需求多吗,一般是关于什么方面,你们会怎么做?

A.不太多。

倒是在出书的过程中,会收到来自校稿老师的诸多修改,比如把设定为南方人的角色台词都加上了“儿化音”,这种情况我们会积极“斗争”一下。

 

Q.你们有特定的挑选客户的标准吗?

A.主要还是看客户的具体要求吧,是否有足够的创作空间,主题是否会跟之前的内容重复,执行的时间是否来得及这些。

 

Q.身边有一个观察力这么强的创作者压力大吗?毕竟很容易被写进作品里。

A.不会呀。反而会觉得自己经历的值得“被写进作品里”的事真是太少了,无聊的人生哦。

 

Q.为什么会坚持出书?

A.好像…是因为出版社的坚持???♀?

对了,顺便解释一下《纳闷集》闻起来可能会有点臭臭的原因,印刷厂的老板说因为使用的是纯天然大豆油制成的油墨,含蛋白质,含蛋白质的东西就容易有味道,就像豆腐能变成臭豆腐。反而一些闻起来香香的书,多半是有化学添加剂,特别是不要给小孩子读那种书。

可能有点臭臭的《纳闷集》

 

Q.可以说一个匡扶摇和外界印象反差最大的小习惯/小故事吗? 

A.不知道算不算是反差,匡扶不会主动吃火锅和小龙虾,因为他觉得“涮”和“剥”实在是太累了。

拭微

08月30日 08:00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2020全年正版输尽光资料|2021年全年资料_今日特马网站_今晚开什么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