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年不变的“命题作文”,今年日本设计大师会怎么解?

设计能做什么?

在这个愈发重视设计力量的时代,我们赋予了设计很多期待,它也确实让生活变得更美好、更便捷,充满惊喜,而在此之外,它还有什么力量?

也许广岛呼吁(HIROSHIMA APPEALS)这个项目,可以稍作回答。

广岛呼吁,由日本平面设计师协会(JAGDA)、广岛和平创造基金和广岛国际文化基金会于1983年共同创办发起的和平宣传活动,旨在铭记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对人类的影响,并向大众发出世界和平的呼吁。

该项目每年邀请以为设计师,以“广岛呼吁”为主题创作一张年度海报,以中立的视角,表达“广岛精神”。首张“广岛呼吁”海报,由JAGDA首任会长龟仓雄策创作,至今共有23位设计师参与(注:这项活动1990年因故中止,2005年重启)

今天,我们就一起来看看,这些优秀设计师眼中,战争的残酷及和平的模样,是什么样。

 

1983年-Burning Butterflies

设计师:龟仓雄策

广岛呼吁的首张作品,亦是龟仓雄策少有的绚烂作品。

画面中,无数彩色的蝴蝶被火焰焚烧、陨落,以极美的画面和意向,传递出一种浓重的悲伤情绪,同时包含了祈祷和平与和平主义的强大信息,一经发布便受到世界范围内的好评。

美好的毁灭,带来的是真正的恐惧。

 

1984年-A Diversity of Birds

设计师:粟津洁

受大提琴家帕布罗·卡萨尔斯《鸟之歌》(Song of Birds)的启发,设计师创作了这幅作品。“它们的歌声就好像是在唱着:和平!和平!和平!”他如是说。

而鸟的多样性试图呈现的,不光是鸟的多样性,同时也是人的多样性——世界范围内的不同人共同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大家有着对和平共同的期盼和呼吁。

 

1985年-The Earth

设计师:福田繁雄

福田繁雄这幅地球,画面简单,但可供思考的信息量却不少——被人为掰开的地球还是那个适宜居住的地球吗?下方“广岛”一词虽然不大,却似一个醒目的警示标签般戳在那里,警醒着人们,那场灾难不仅是日本的灾难,亦可能是世界的灾难。

 

1986年-Child with Dove

设计师:早川良雄

孩子和白鸽,是最常见的有关和平的意向,而设计师的笔触亦充满童真。

他在设计过程中,力求简化元素,舍弃背景,使所有的意向都能够更深层地呈现出来,使手捧鸽子的孩子形象,能最大限度唤起人们有关和平的想象和向往。

 

1987年-Serene Flight Shattering in A Single Flash

设计师:永井一正

这幅海报展示的是一支飞翔的鸟的翅膀,它在一道猛烈的金光中被瞬间毁灭的那一刻。

与燃烧的蝴蝶有异曲同工之处的在于,它呈现了美好事物被毁灭的场景,同样是细微的事物,带来同样的令人心碎而深刻的记忆。

 

1988年-A Single White Dove

设计师:田中一光

在这一作品中,设计师试图通过视觉传递鸽子的纯洁、宁静和坚定,以此对抗背景中原子弹爆炸带来的战争的阴影。

 

1989年-The Vault of Hiroshima

设计师:胜井三雄

这一作品灵感源自1987年德国导演文·温德斯执导的影片《柏林苍穹下》。

画面中是一个人的背影,它一半隐没在黑暗中,另一半则是象征天使的翅膀,设计师在这里试图抛出一个议题:天堂还是地狱,那是你的选择。

 

1990年

设计师:石冈瑛子

我没有找到这幅作品的名字,因为它没有作为广岛呼吁的作品之一被正式公布过,但仍旧想在此与你分享。

这张海报的插画来自查尔斯怀特三世(Charles White III),他擅长用喷枪绘制超现实主义风格的插画。画面上的米老鼠捂着眼睛,似乎是不忍目睹眼前的灾难。

 

2005年-Give Peace A Chance

设计师:仲条正义

有关这张海报,仲条正义自己如是解释:遥远国家的战争、民族之间的冲突、不分青红皂白的恐怖主义……在制作这张海报的过程中,我不得不反复消除对自己能否在一张海报中传达人类生命珍贵的疑虑。结果就是:一张欢快的海报,既可以让人开心,也可以让人烦躁。我希望它能让个体联想到战争与和平的画面。

 

2006年-Golden Butterfly

设计师:佐藤晃一

在古代,人们相信死者转世会成为蝴蝶,因此设计师选择了这一意象作为海报主体。

这只金色蝴蝶,以桃山时期到江户早期名为“光悦本”和“嵯峨本”的出版物中的图案为原型,是设计师十分喜爱的形象之一,象征着包括广岛乃至世界范围内因战争死亡的人们,而蝴蝶下方的圆球,则代表地球——他们幻化为蝴蝶,试图捍卫这可爱小球的和平。

海报顶部的蓝色渐变来源于江户时代的浮世绘木风景版画,整体采用金色的色调,则试图传递一种天堂的感觉,让海报整体充满古典的优美与哀伤之感。

 

2007年-NO MORE HIROSHIMA!

设计师:松永真

虽然色彩简单,可设计师试图通过这张海报传递的情感却很丰富、沉重。

在他看来,1945年降临在广岛的是“最残忍的死亡”。想到这里,强烈而悲哀的怒气就从他心中涌出。“设计工作总是要积极、纯洁、正直、美丽,直到现在,这一直是我的座右铭,但在制作广岛呼吁2007海报时,我决定用悲伤和愤怒来直接呼吁。”

海报中间的黑色圆形,既代表那些默默死去的人,也代表着这个人类历史上巨大的伤痛。

 

2008年-Citizen's Peace Stamp Poster

设计师:青叶益辉

这张海报,由设计师和广岛市民共同完成。他号召市民们用他设计的几种字体在日常信件往来的最后印上一个“peace”或者“PEACE”,然后把所有这些市民创作的图章收集起来组成了这幅海报。

“每个人都参与其间,安静履行他们的职责,但最后这些图章融合成一幅作品时,你没法看出具体哪个图章来自谁,这就是‘和平’。”

 

2009年-A Time Never To Be Forgotten, 815

设计师:浅叶克己

一块严重损毁的怀表,你已经完全看不清,上面的时间永远停留在1945年8月6日早晨8点15分,那一刻,广岛上空爆发出明亮的红光,毁灭了周围的一切。

这是永远不该被忘记的时间,印在上面的蓝色手印,既像是在阻止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又好像在提醒我们,不可以忘掉这一可怕的一刻。

 

2010年-MAD DOG

设计师:长友启典

日本漫画家黑田征太郎的《战争童话集》曾被广泛用于唤起人们对和平与爱的渴望以及对战争的抵制。

因此,长友启典认为他的作品是对广岛精神的最佳诠释。他使用黑田征太郎绘制的各种疯狗形象,隐喻人们内心的邪恶,以此唤起大家对战争的警醒。

 

2011年-A Flash of Catastrophe

设计师:远藤享

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爆炸,爆炸后几天时间,设计师接到为那一年广岛呼吁设计海报的邀请。

“当我第三次参观广岛和平纪念馆,站在大楼前,我感到一种新的紧张感。我为它拍摄照片时,那画面与福岛第一核电站被炸毁的反应堆重叠。”

虽说用代表性建筑作为设计元素并不新鲜,但恰逢福岛事件的发生,二者的叠加,相信能带来关于核安全的新思考。

 

2012年-Heiwa Ohashi

设计师:奥村靫正

以广岛和平纪念公园中平和大桥(Heiwa Ohashi Bridge)桥头的雕刻作品为原型。

设计师在接到设计任务后,亲赴广岛,并在那里逛了一整天,最后选定了平和大桥上这个象征太阳的雕塑。他用6x6胶卷相机为它拍摄了许多照片,从白天到日落,然后挑选出最满意的进行加工,整个过程耗时两周。

他试图通过这种不断叠加劳动力的方式,尽可能隐去对“自我”的表达,而更多呈现对战争的反思。

 

2013年-Glare of the Sun in Summer

设计师:葛西薫

这是一幅充满情感的海报。

耀目发白的阳光,绚烂之余总带着一些忧伤,它会让我们想起一些人,他们是我们活下去的理由。设计师希望通过这样一幅希望与悲伤交织的海报,让人们,特别是广岛受害者们记得对所爱之人的思念与情感。

这是对阳光的向往,亦是对生命的向往。

 

2014年-Reminiscence

设计师:井上嗣也

这张海报的创作素材,是摄影师Ryota Atarashi在一个晴朗的日子里拍摄的阳光与阴影。设计师希望通过这样的视觉意向,表达记忆与时间的感觉。

虽然生在战后(1947年),但他希望有关1945年的记忆会通过他,继续传给下一代及后世,因为“关上过去的门是危险的行为”。

 

2015年-The Weight of Hiroshima

设计师:佐藤卓

象征广岛事件的巨大砝码重重地压在一摞文件上,而这些文件代表了所有与这一事件相关的“争论”。

在这里,设计师以一种委婉但有力的方式表达出,尽管投下原子弹的政党有理由为自己的行为辩护,但他们所有的言论和压在上面那块巨大的砝码比,都显得无足轻重,且这巨大的砝码会一直压在他们身上。

停留在砝码上的蝴蝶,是向广岛呼吁第一幅海报,龟仓雄策创作的《燃烧的蝴蝶》致敬。

 

2016年-Landscape of Prayer

设计:上条乔久

2016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成为首位在任时访问广岛的美国总统,那时设计师已开始创作这一作品。

“这一作品不是采用对抗式的方式来表达抱怨或唤起道歉,而是以宽容、和解和共同祈祷的形式,表达对深沉、平静和强大的和平的渴望。”

 

2017年-Mushroom

设计师:原研哉

这是一张从蘑菇云下面向上看的透视图。

设计师看来,广岛和日本人民头顶上爆炸的那朵蘑菇云似巨大的阴影挥之不去,他希望这张海报,引导大家走进爆炸现场,直视那令人绝望的一刻。

 

2018年-Question Mark

设计师:服部一成

看上去似乎是一张轻松的海报,而实际上里面充满了作者的疑惑。

“我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为广岛发言”,这是服部一成在接触了很多有关广岛事件资料后发出的感慨。他说,广岛上空出现蘑菇云那天已过去73年,但什么也没有解决,许多问题悬浮在空中,而这个大大的云朵问号,描绘的就是他对2018年世界状态的感受。

“我将继续思考广岛提出的每个问题,因为我希望思考我们目前仍无法看到的未来。”

 

2019年-Hope

设计师:涩谷克彦

关于这张海报,涩谷克彦说,自从原子弹落在广岛已经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这座城市许多市民都是原子弹爆炸受害者的子孙。那时被毁灭的一切,实际仍在今天的生活中延续,且没有穷尽,这是原子弹可怕的力量。

孩子是未来的希望,为了让下一代生活的世界继续保持和平,他希望尽可能多的人向全世界的成年人传达广岛的故事。

这就是他希望在海报中体现的“愿望”。

 

2020年-Life

设计师:渡边芳惠

“能在日常生活中享受和平,是一件很特别的事。”

这是设计师为这幅作品写下的第一句话。2020是特别的一年,全球在都在与病毒斗争,而在这之中世界变得越来越复杂,很多贪婪浮出水面。

因此,设计师致力于描绘生活,描绘“日常”。

这张海报上的女孩,代表了作者母亲小时候的样子、她自己小时候的样子,以及日本及全世界小女孩的样子,她希望这样的生命及生活,能发出光芒。

毛毛.G

10月19日 10:38

你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2020全年正版输尽光资料|2021年全年资料_今日特马网站_今晚开什么特马